“小说家者流,盖出于稗官。臣所举荐之人,乃齐国稷下名士惠施!此人正游学大梁,机不可失。”孟子见魏国官场竟有人荐举惠施,自然明白是惠施想重回魏国下力斡旋所致,心下便对这种有失名士身份的做法大不以为然。第二章各家的起源(2)对刘歆理论的修正刘歆理论的某些细节虽可能有错误,但他从政治和社会环境去探求各家的由来,无疑是一种正确的观点。正在此时,总管老内侍匆匆进殿,“禀报。“杂家者流,盖出于议官。我们不妨把这种感情看作亲情的一种,不过它不同于血缘性质的亲荐。但孟子在公开场合却也不能计较这些,惠施毕竟还不算徒有虚名之辈,便微笑答道:“惠施乃宋国人,久在稷下学宫致力于名家之学,持‘合同异’之论,确是天下名士也。此其所长也。孔子曰:‘诵《诗》三百,使于四方,不能颛对,虽多亦奚以为?’又曰:‘使乎!使乎!’言其当权事制宜,受命而不受辞,此其所长也。”魏惠王素知孟子孤傲,他说是名士,那一定是大名士无疑,便欣然笑道:“好啊!我大魏国正是用人之际。敖仓令职司细务,也有大贤之交?却是何人啊?”“启奏我王,”先轹走出一步拱手高声道:“臣虽职司低微,然因先祖之故,与名士贤才尚有交往。”“惠施?何许人也?噢——,想起来了,他不是在安邑做过几天上大夫么?才情如何?”魏惠王恍然转向孟子:“若是名士,孟夫子定然知晓也。如果我们把爱情理解为男女之间的极其深笃的感情,那么,我们就会看到,它决不仅限于浪漫之情,事实上还有别样的形态。先轹,明日即带惠施随同行猎,本王自有道理。……如或一言可采,此亦刍荛狂夫之议也。试图用婚姻的形式把这种浪漫之情延续下去,结果当然会失败,但其咎不在婚姻。尤其是说到名家时,没有注意到它的主张与礼官职司并无相近之处,只不过它们都注意各种名分的区别。”(《汉书·艺文志》)以上是刘歆关于十家来源的陈述。上面较多地引述了他的见解,因为他对各家的描述已成为中国史料学在这方面的一种经典式之基础的爱情重新进行定义。他对于各家意义的阐述并不充分,对有些流派所由来的官职,也有任意牵强之处,例如:关于道家,他只说到老子的思想,对庄子竟全未涉及。随着婚龄增长,浪漫之情必然会递减,然而,倘若这一结合的质量确实是好的,就会有另一种感情渐渐生长起来。一般来说,浪漫之情往往存在于婚姻前或婚姻外,至多还存在于婚姻的初期。街谈巷语,道听途说者之所造也。这种新的感情由原来的恋情转化而来,似乎不如恋情那么热烈和迷狂,却有了恋情所不具备的许多因素,最主要的便是在长期共同生活中形成的互相的信任感、行为方式上的默契、深切的惦念以及今生今世的命运与共之感。这样一种感情诚然也是美好的,但肯定不能持久,并且这与婚姻无关,即使不结婚也一样持久不了。一个真正值得深思的问题:婚姻中的爱情究竟应该是怎样的?我发现,人们之所以视婚姻与爱情为彼此冲突,一个重要原因便是对爱情的理解过于狭窄,仅限于男女之间的浪漫之情。播百谷,劝耕桑,以足衣食。”“谨遵王命!”先轹兴奋了,应答得格外响亮。……此其所长也。这种浪漫之情依赖于某种奇遇和新鲜感,其表现形式是一见钟情,销魂断肠,如痴如醉,难解难分。“农家者流,盖出于农稷之官。茅屋采椽,是以贵俭;养三老五更,是以兼爱;选士大射,是以上贤;宗祀严父,是以右鬼;顺四时而行,是以非命;以孝视天下,是以尚同;此其所长也。兼儒墨,合名法,知国体之有此,见王治之无不贯。“纵横家者流,盖出于行人之官。”“噢?”魏惠王一看,竟是敖仓令先轹!他素来不喜欢小臣子抢班奏事,先轹虽是名将之后,毕竟只是个司土府低爵臣工,哪来大贤可荐?但方才公然向孟子求贤,此刻也不好充耳不闻,于是矜持地拉长了声调:“谚云: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因为一旦持久,任何奇遇都会归于平凡,任何陌生都会变成熟悉。
推荐内容:
  • 4322游戏
  • 开心播播网最新地址
  • 女成年 人片黄
  • 成人快播开心激情网
  • 闲坐不谈语文
  • 电视剧火流星
  • 偷拍自拍色图
  • 网台同播抢风头
  • 色域色8
  • 女大学生裸体跳楼自杀